其实和阿劲只是一起走了梅里和雨崩的四五天行程

其实和阿劲只是一起走了梅里和雨崩的四五天行程

三人的相识源于去年五一云南行。其实和阿劲只是一起走了梅里和雨崩的四五天行程,但是却熟捻得像是很久的朋友。和阿葛熟悉起来也是云南的后面几天,当然后来又一起有过川西之行。

我们打牌是源于梅里、西当和雨崩。到梅里是下午,飞来寺住下,晚上无事,到季候鸟酒吧喝茶聊天,睡觉还早,就开始打牌。结果一发不可收拾,到了西当温泉也是挑烛夜战,在那个被称为世外桃源的雨崩村也奋战了一个下午。当然以前的战绩是我落败,这次却是我大获全胜!后来计算了一下,虽然我们只在一起两天,加起来不到48小时,打牌就至少占了13个小时。等车也打、等饭也战,真是前所未有的狂热。

当晚,天气预报黄山将雪,于是临时改变计划决定去黄山,争取缆车上下观雪景。

晚8:00,除去买鞋、雨衣、巧克力、饼干

晚9:00,再战

晚11:00,睡。

早6:15,闹钟响,外面雨小,犹豫是否出发

早6:35,起床

早7:00,到汽车站,发现最早一班车7:50发,早饭。

早7:20,上车,打牌,等待出发

早8:11,发现车还未出发(打牌过于聚精会神以至于忘了时间),估算时间:10点到汤口,早10:30
可到黄山脚下,晚要11:00。可能来不及了。决定下车。

早8:20,坐上去黟县的车。拟租自行车闲逛。

约10:00,抵达,无处租车。决定去宏村租车。

10:20,抵宏村,雨加雪。悔未去黄山。阿劲批评我领队无方,诱哄他来宏村,要求中午继续喝鸡汤。

admin

网站地图xml地图